骑士之吻轻如雪

点开的都是仙女(*/∇\*)
欢迎日lof,欢迎狂点小心心小蓝手,那决不是打扰,反而我会很开心 。
这里是朱修纯血党,沉迷七骑×军师,骑士帝无法自拔。作品《EU日常》《昔亦》《White and Black Life》《
白黑奥义系列》《Dessert》《像那向日葵的你》以及零碎的几篇。
偶尔也产杰佣/安雷
吸雷安/安雷/杰佣/朱修/双黑
=沙雕智熄博主。

生日4.19
要送我礼物的小伙伴先提前说一声,地址私发。【每次基本的不一样就是了。】



让全世界知道我吹爆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反逆白黑】论作文的提分方法

#传说中的师生Pa

大概就是说枢木朱雀是阿什福德的学渣,真的是学渣,特别是作文,简直是目不忍视。而语文老师鲁鲁修刚好苦逼的接到了枢木朱雀这个学生。
鲁鲁修:……你这是作文吗?
枢木朱雀:  Ծ‸Ծ
鲁鲁修:你敢不敢拿出点追我的热情写作文!
然后枢木朱雀,愣了一下,然后疯狂点头,表示自己彻悟了。突然激起了学习的热情。搞得鲁鲁修老师一脸懵逼,但是还是想事情总算是往好的方面发展了。
然后考试的作文题目是我的老师。然后枢木朱雀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拿了年段最高的作文成绩,把阅卷老师都给感动哭了:真爱无敌。
然后鲁鲁修就很懵啊什么情况,难道是我的教学魅力太大了?!
直到C.C. :不错嘛,那篇情书。主角好像写的是你哦。

神TM我的·老师。

【杰佣】战损品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屏了系列(●—●)


“战争中消耗的一切战损皆被视为理所当然。”


(1)

战争的硝烟还弥漫在灰色的天空中,距离这场战争的打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萨贝达抬起头,厚实的云层 没能让阳光渗透到大地上,一场持续了一周多的小型战役 才刚刚结束。火药的味道还有些呛鼻,萨贝达瘫在了边境一角的黄土上。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没事了。他尚且还带着 一丝庆幸,但更多的则是自己活着的侥幸。

奈布·萨贝达是一个少年兵,自他 记事以来一直都是,没有任何理由 毫无征兆的被一群人带走了。那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间指挥的男人剥夺了他过去的一切,又给予了他全新的一切。即使这些他根本不想接受,但如果这 便是命运的话,一个小小的少年兵奈布·萨贝达又能奈它如何呢?

那是旧的噩梦的结束,却不是噩梦的结束。军官取走了 所需品,丢弃了残损的垃圾。那是一双幼小的手,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分不清血肉,从骨缝间溢出的血 弄脏了军官的裤脚。是那样的 不堪,哭喊着,哀嚎着,任由自己拖着一双几乎无法动弹的双腿在苦苦挣扎。在绝望的眼神中被那个军官一枪结束了一生。奈布离开时回头望了一眼,她的眼睛还瞪得老大,在熊熊的火焰燃烧中,那个绝望的眼睛在奈布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那个军官的神色映入奈布的眼中,他的行为打扮像极了一个绅士,却又偏偏是与“绅士”一词搭不上边,可以说是格格不入。是看不到的恐惧,让八岁的奈布·萨贝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提起便毛骨悚然。

“你知道战争中最不缺的是什么吗?”他将火焰作为自己演讲的背景,他摩挲着他的玫瑰手杖。“是战损品。”

那些军官到底在那个时候说了什么,奈布·萨贝达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记住了 那个军官的那句话。如同将那沾满了胆汁的苦液浸泡了深深的恐惧 从喉咙滑入腹中。

周围的声音很吵,混杂了 各种各样的情绪,可悲又可恶,如同被销毁的 战损品那般。萨贝打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氛围的谈话中知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The man with a high hat and a rose cane is called Jack.」[1]

奈何他本该已经死去,如同那本该被销毁的战损品那般。命运弄人,却给愚者留下一丝一缕苟延残喘的机会。

奈布的思绪飘回来,他不该拿这样的回忆来犒劳死里逃生的自己。他是做了逃兵 没错,但他知道如果追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待他的将会是何等结果。他心知肚明。

就是对着这样死气沉沉的天,奈布·萨贝达还是轻轻的笑了,他大抵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毕竟周围会不会暗藏杀机,谁也不能保证。虽带着点苦涩,但他却感受到了充实感。就算是这样的 他也并非一无所有,他还有妹妹艾玛和孤儿院孩子们。

至少他现在还在呼吸,这便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了。

奈布的脚还有些颤抖,手中的子弹已经全部用完了,手枪上还留着子弹摩擦过的余温,他的手臂还有些发麻,但他始终没敢放下手中的枪。

他是少数会从中回来的少年兵,进入胜似垃圾场的所谓的少年兵的集中营,遍地是一片狼藉。血腥味很浓,这里没有医生,能靠的就只有自己,随处可见坐着或躺在地上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少年兵。这次回来,存活的人数比起上次又少了 不少。不过这对于奈布·萨贝达来说无关紧要,反正很快又有新的少年兵填充进来。

奈布很快的 找到了他们的小基地,他深吸一口气,摆出一个笑容,然后轻轻推开了房门。

“奈布哥哥!”

在光溢入黑色的房间时,两个团子向奈布扑去,奈布踉跄了两步,然后温柔的摸了摸两人的头,“我不在的时候有好好听话吗?”

“有!”

萨贝达看见艾玛轻笑一声,然后向他们走来。“他们在你不在的时候可是一直嚷嚷着要你给他们带东西回来吃呢。”

两个团子就一左一右环住奈布的手臂,用甜腻的声音诉说着他们内心的想法:“奈布哥哥好不容易才回来,只是想让他带一点吃的东西回来 而已,有什么关系嘛。”

“这是不行的。我们的伙食都是上层的军官分配的。”艾玛叹了口气,对着他们解释道。

“可是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够我们吃的呀。”其中一个孩子委屈的说道。“艾玛姐姐不也是这样吗?”

“我去偷。”

萨贝达在孩子们的喜悦中和他的妹妹艾玛惊讶的目光中转身离去,让黑暗再一次降临他们的小地盘。他或许真的不是一个理智的人,他闭上眼。在转身的前一秒,他看到了艾玛脸上的神情。那是即将被深渊吞噬的恐惧。

然后他关上了门。

「Everything will be ok.」[2]

奈布对自己这么说,这是他每次去做一件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前,先给自己吃下的一颗定心丸。他知道这次次都行得通。然后他迈开了腿,在看不到尽头的长廊上奔跑着。他的动作必须要快,要在一切被发现之前结束。他的脑海中应该是有这个地方的地图的。

奈布·萨贝达进入了繁华地带,他逐渐放慢了脚步。他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和,他的内心在告诉着自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发现,他就快成功了。这是为了艾玛和孩子们。更是因为他知道,这里住着一个怪物。

萨贝达听到了脚步声,他把身体贴着白净的墙壁,摸着墙移到了一个有门板的房间,这个房间萨贝达推断应该是用来储藏某样东西的,相对来说 比较安全。更何况他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可以匿藏的地方了。他悄悄地拧开了门 把手 ,然后转身躲进了房间。萨贝达把耳朵贴在墙上 ,两个军官的谈论或许会成为一个对他而言 有利的情报。

“听说白教堂那边的森林那边有一块雷区。”其中一个军官在走廊里捏着声音高声说道。

“哈哈,也不知道是哪些倒霉的家伙去,啧啧,想想就很激动。”另一个军官高谈阔论道那些事情或许与他们无关, 也确实无关。

算了。奈布·萨贝达握紧了拳头,而后又松开。这些事情与他无关, 他长舒了一口气,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消失了 好一会儿才打开了门。

萨贝达很快便找到了存放少年兵粮食的地方,他感到了一丝庆幸,但他很快又警惕起来。他看了眼门牌,走进了房间,然后掩上了门。

奈布·萨贝达的夜视能力很好,因为他长期存在于黑暗之中,做一些明目张胆而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可以在黑暗的地方看清周围的事物,但他只能在这个漆黑的房间中看见漆黑的阴影,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这是一种少年兵的直觉,他的身体因不安而颤抖。他确实在来这里的时候从那些军官的手上看到过这个地方的地图,他也确信自己没有记错地方,以防万一 他还特地在进来之前看了一眼门牌。

可能就是一个幌子,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存放 少年兵粮食的地方,所谓的科学化管理根本就是如同滑稽的笑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为什么军官和少年兵的待遇会差那么多,为什么这里如此奢华浪费而少年兵的集中营却类似垃圾堆,刚才那两位军官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那司空见惯,找不出任何瑕疵的饭后闲谈。

奈布·萨贝达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而他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想起了艾玛先前的表情,她可能一直都知道这个可怕的事实 ,恐惧知道真相的自己被发现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他又想起了八年前那个被销毁的战损品。

“找到了。”

光线再次溢入无光的房间,萨贝达被一个军官按倒在地,他狂跳不已的心脏像是突然骤停一样,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住,在他被带出那个漆黑的房间后融化开始倒流。

奈布·萨贝达的预感一向很准,他只希望这次不要真的落实了他的猜想。他感到了恐惧与不安,开始祈祷。 但愿神不要对他如此惨忍。

军官整齐的脚步声和他因踉跄而变得稀碎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

「His heart was heating widely with fear.」[3]

当刺骨的夜风灌进萨贝达弱小的躯体中,他才意识到自己真该清醒了。萨贝达认得这个背对着他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他戴着一个高高的帽子,拿着一个玫瑰手杖。

那是一种由内而发的恐惧,冷到骨髓 冰凉。萨贝达认出了颤抖着站在杰克身旁的艾玛和孩子们。他记得这个眼神,在八年前被带到少年兵集中营前看到过一次。那个被销毁的少年兵和艾玛差不多大。

萨贝达觉得周围的声音很吵,有一个可怕的环境将他包围,就像一个溺水者在水下被人扼住了喉咙。他知道艾玛张嘴是想要叫他,但是却不敢发出声音。孩子们也一定很害怕,他现在没空考虑这些,他有一个可怕的猜测。在这附近有一座白教堂,杰克之所以把他们带到这里的理由——“听说白教堂附近的森林有一片雷区。”

杰克哼 起了诡异的小调,光亮的皮鞋有节奏的落在草地上,他猩红的眼盯着那个手无缚鸡的少年兵,充分彰显出主人对小小的少年兵的不屑。

“你知道战争中最不缺的是什么吗?”杰克摩挲着他的玫瑰手杖,他自问自答道。

“是战损品。”

萨贝达猛地抬起头,艾玛 和孩子们被推入了雷区的范围,黑漆漆的枪口指向了雷区的深处,映着艾玛和孩子们瞳孔中的恐惧。

“回头的话我就开枪。”

萨贝达使尽了全力朝杰克跑去,他险些因重心不稳而栽在了地上。他语无伦次,跑到杰克面前。萨贝达知道自己现在异常 可笑。或许只是在汲取着什么东西来减少自己的负罪感。萨贝达的内心深处仍在告诉自己,杰克不会放过他们,一个都不会。

“求求你,放过他们吧。那可是人命啊!偷东西的人是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杰克抬起脚,把奈布·萨贝达踢到了一旁,甚至连一个不屑的眼神也不会施舍给这个可怜的少年兵。奈布·萨贝达的听力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好。人在绝望的时候五感会变得十分灵敏。他能清楚地听见那些孩子们的哽咽声。

有人踩到了地雷。连锁反应引发了周围掩埋的地雷。爆炸声震得奈布·萨贝达的耳朵很疼,爆炸的火光中奈布甚至没能看到他们最后绝望的表情。

那并不是无关紧要。

他丧失了心智,他扑向杰克咬住了他的小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当鲜血溢出时,他甚至没感到一点复仇的快感。他很快便被踹飞到远处的草坪上。

奈布·萨贝达红着眼对怪物说。

“I will kill you.”[4]


[1]译文:那个带着高帽拿着玫瑰手杖的男人名叫杰克。

[2]译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3]译文:他的心脏因害怕而狂跳不已。

[4]译文:我将会杀了你。

其实我觉得你们根本就不需要翻译。

文章中的军官以纳粹党为原型。本文没有坏人 只有自我主义者和权力者。


你们怎么不去结婚啊
还不去
去啊愣着干什么,啊?
非要我把民政局搬过来是不是!
行,你等着。
分分中搞来。

在线催婚现场。吾谁与归?

【朱修】当红男星怒怼娱乐媒体:谁说我单身了!我只是没有女朋友而已!(2)

【娱乐头条:当红男星怒怼娱乐媒体:谁说我单身了!我只是没有女朋友而已!】

88。================文字=====

不是我没搞懂情况 ,哪里来的第11皇子。

89。================文字=====

吃瓜群众开始懵逼,坐等解说。

90。================文字=====

不列颠尼亚的第11皇子不是早就被确认死亡了吗?

91。================文字=====

当时应该说是行踪不明。 因为太久没有被找到 ,所以被认定为死亡。毕竟当时日本和不列颠尼亚的关系闹得很僵。敌国的皇子送到日本当质子,相当于是作为弃子。不列颠尼亚肯定不会去管他的死活。而且当时日本和不列颠尼亚已经开战了,到处乱成一团糟,是不是真的死亡了 ,也却无人知道。

92。================文字=====

这是什么高逼格解说,楼上是学霸吗(哭笑不得

93。================文字=====

但就算是这样的话,日本首相之子和帝国的皇子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啊。更何况不列颠尼亚当时已经把日本攻陷了,不应该是仇人 见面分外眼红吗?

94。================文字=====

那不一定啊,说不定他们同病相怜呢?鲁鲁修作为不列颠尼亚的弃子被带到日本,换谁都会对不列颠尼亚累积一定的仇恨啊。更何况是不列颠尼亚的皇子,突然间跌落云端的感觉肯定不好受。

95。================文字=====

楼上是觉得,两个人同样对不列颠尼亚的仇恨让他们站在了同一战线,日久生情成了挚友吗?

96。================文字=====

是的。有相同目标的两个人很容易达成共识。

97。================文字=====

不是,枢木朱雀之前不是列不颠尼亚的军人吗?!

98。================文字=====

我操, 你不说我都忘了。

99。================文字=====

所以日本被不列颠尼亚给攻占了,首相之子到不列颠尼亚来当兵是什么骚操作,果然小七的脑回路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吗。

100。================文字=====

公然怒怼媒体说自己不是单身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笑抽了。

101。================文字=====

100楼你够了←_←带我一个。

102。================文字=====

然后小七明目张胆一本正经的在不列颠尼亚当起了明星还红了,不列颠尼亚皇族居然没有封杀他,这背后肯定有什么隐情吧。

103。================文字=====

我觉得单纯只是因为修奈泽尔抱着一种看戏的心态顺便加了一把火上去。

104。================文字=====

这很修奈泽尔。

105。================文字=====

就我一个人觉得修奈泽可能是一个深资弟控吗?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这么感觉。而且我觉得修奈泽每次跟枢木朱雀聊天 总带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

106。================文字=====

大概是一种看到自己养的儿子 终于长肥了的自豪感(●—●)

107。================文字=====

哈哈哈哈哈楼上 你好可怕。

108。================文字=====

我记得枢木朱雀好像之前是有在修奈泽底下干过事的吧。

109。================文字=====

所谓体恤部下。

110。================文字=====

修奈泽尔:你需要一个发展自我个性的机会。

111。================文字=====

不不不不不,我觉得是木朱雀不用在军事上就是浪费。

112。================文字=====

用在军事上了 你还能磕到网友们yy七骑枢木朱雀×军师朱丽叶斯的cp吗。

113。================文字=====

可是朱利叶斯之前就是不列颠尼亚派往EU战场的军师啊。

114。================文字=====

what?

115。================文字=====

我操 ,这又是什么高逼格操作。

116。================文字=====

楼上注意文明用语。

117。================文字=====

瞧我翻出了什么。

视频。

118。================文字=====

确认过眼神这么骚的台词是朱利叶斯是本人无误。

119。================文字=====

等下那后面的那坨棕毛是什么?!

120。================文字=====

?!

121。================文字=====

我靠 ,我突然好方。

122。================文字=====

所谓真真·面瘫脸七骑?!

123。================文字=====

如果没有分析错的话,小七就是朱利叶斯在EU前线皇帝给他配的骑士。

124。================文字=====

我沸腾了 ,你呢?

125。================文字=====

小七一脸严肃突然反差萌,他是经历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

神经大条。

126。================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哈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127。================文字=====

不列颠尼亚这波操作太骚了。我不行了, 不愧是查尔斯本人。

128。================文字=====

你不觉得亡国就是以他们两个人在前线的经历作为背景吗。

129。================文字=====

好像是这样的 没错,精思恐极。

130。================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朱利叶斯就是不列颠尼亚第11皇子鲁鲁修。

131。================文字=====

查尔斯把鲁鲁修送往日本之前对他说了一段话 谁还记得。

查尔斯:去笼络枢木朱雀吧。

现在突然很有画面感 。

132。================文字=====

查尔斯导演 放过我吧,不列颠尼亚好可怕 。我要回日本。

反逆情报号:

【小笠原发推】

コードギアス 反逆のルルーシュ Re; 第6話が更新されましたね

お待たせしてすみません…

【EU日常】poem

创作过程差不多就是看着某本英语书的单词表一本正经的开始写小yellow诗。词汇基本都来自里面里面,大家可以猜猜是哪本书哈。

【朱修】当红男星怒怼娱乐媒体:谁说我单身了!我只是没有女朋友而已!(1)



【娱乐头条:当红男星怒怼娱乐媒体:谁说我单身了!我只是没有女朋友而已!】

1。================文字=====


我惊了。

2。================文字=====


神TM告诉我我不是在做梦,我的国民老公。

3。================文字=====


楼上醒醒,应该是国民怒怼对象吧。毕竟他之前是靠尤菲女神上位的。

4。================文字=====


楼上黑?

5。================文字=====


枢木朱雀不是已经洗白了吗?他都说了自己是同志了无脑黑滚一边。

6。================文字=====


谁知道他是不是两面情人,一面和尤菲米亚一面和地下情人。爆出自己是同志然后疯狂洗白,炒热度。

7。================文字=====


楼上雀黑注意下自己的语言,少造谣,可以多活几年。

8。================文字=====


脑残黑怎么这么热情?别人家蒸煮的事和你有什么关系。

9。================文字=====


小七的狂热粉丝表示不服。

10。================文字=====


就我一个人觉得小七的微博要炸了吗。这可是今天大新闻啊。

11。================文字=====


总有一群nc黑要去撕逼。

12。================文字=====


枢木朱雀:为什么别人都是脑残粉就我一群脑残黑引战。我该感到受宠若惊吗?

13。================文字=====


枢木朱雀要自闭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求他此时内心阴影面积。

14。================文字=====


小七就毫无压力的把自己的性取向暴露了 ,还怒怼娱乐媒体,就不怕被炒了吗。这怕是后台太强大了吧。

15。================文字=====


不不不, 我觉得小七靠的完全不是他的后台,我觉得他是靠他的奇了葩了的战斗力把别人后台给震慑住了。

16。================文字=====


哈哈哈哈哈我同意楼上的观点。

17。================文字=====


枢木朱雀:我靠的不是后台,老子不需要后台。

18。================文字=====


不过我真的没有想到小七会是个同性恋。

19。================文字=====


同性恋怎么了,管你什么事。那是人家的自由。

20。================文字=====


yy当梦想成真了 反正我很开心

21。================文字=====


所以说 小七原来是个同性恋?!我一直以为他是阳光少年型的。

22。================文字=====


小七确实是个阳光少年型的呀。

23。================文字=====


小七是不是阳光少年型的和他是不是同性恋有什么关系吗?不管怎样 ,小七 永远是我心目中的小七。

24。================文字=====


同性恋怎么了? 同性恋很好啊!小七我支持你。

25。================文字=====


不是怎么这篇新闻一爆出来 全叫小七了,之前不是全部都是直呼枢木朱雀的名字吗?

26。================文字=====


当时一直以为小七是个钢铁直男,结果结果他说弯的,而且弯的清奇于是就爱上了。

27。================文字=====


所以说腐女粉上小七老婆没毛病。

28。================文字=====


之前一直以为小七是那种被富婆包养,靠脸上位的。整天小心翼翼不暴露。还黑了他一阵子,觉得他很恶心。

29。================文字=====


所以说楼上是黑转粉了。

30。================文字=====


是的。介于他后面敢于向世界公开表露自己的性取向。确认过眼神,他就是我喜欢的酷似奥特曼的男人。

31。================文字=====


酷似奥特曼的男人是什么鬼,虽然说我也是黑转粉。之前把他黑的那么惨突然间感觉好对不起小七。

32。================文字=====


不过之前一直以为他是那种阳光向上的少年型 自带暖气的那种,我觉得以他的性格应该会喜欢那种小巧可爱的小女生啊。

33。================文字=====


是啊, 是啊 。之前我妹还超级喜欢他呢,一直说要嫁给小七。

34。================文字=====


我觉得不一定啊。 说不定是小七喜欢御姐型的呢,小狼狗也不错啊。反正我很萌就是了。

35。================文字=====


但问题是小七喜欢的貌似是那种中二霸气的气场 全开的男人。

36。================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 我想到了朱利叶斯。

37。================文字=====


你们这些可怕的男人。

38。================文字=====


女人笑笑不说话。

39。================文字=====


不过他们两个的关系很差倒是真的。每次小七出场的时候朱利叶斯都要满脸嘲讽的怼小七。

40。================文字=====


这很朱利叶斯。

41。================文字=====


我站七骑×军师。

42。================文字=====


弱弱问一句 ,有没有人站军师×七骑。

43。================文字=====


哈哈哈哈哈哈楼上是什么鬼,朱利叶斯明显是那种女王傲娇受。

44。================文字=====


我觉得七骑×军师这对很萌啊 。反正自从他们两个拍完亡国的阿基德之后,就各种调情。每次他们两个录节目的时候, 朱利叶斯的注意力总是在小七身上。对小七的讽刺张口就来,源源不断。

这难道不是爱吗?!

45。================文字=====


不不不,我觉得小七的对象不是朱利叶斯。小七之前不是说了吗 。他喜欢的是那种自信 而又温柔的人。这明显和朱利叶斯人设不合。

46。================文字=====


你知道什么叫做傲娇女王受吗?干大事的人出来不在意这些细节,我们只是具备了自带滤镜的眼睛。

47。================文字=====


小七喜欢的不一定就是朱利叶斯啊。不要这么急着下定论。朱利叶斯可是纯正的不列颠尼亚人,小七又是那种传统思想比较重的人。我觉得和朱利叶斯没可能。况且他们两个平时也没有交集,只是在媒体上有工作上的交集。

48。================文字=====


但是朱利叶斯也不可能无故就那么讨厌小七啊。其中肯定有什么原因吧。

49。================文字=====


我觉得单纯只是初次见面的时候看见对方十分不爽 ,于是就恨上了。

50。================文字=====


我觉得这很朱利叶斯。

51。================文字=====


话说回来,小七好像之前是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吧,说不定问问他能知道。

52。================文字=====


那个好像是阿什福德学院的副会长吧。我记得之前米蕾会长在推特上有提到过他,好像是叫什么鲁鲁修。

53。================文字=====


我好像没有这个人吧,我昨天翻了学校的学生档案都没有看到他。

54。================文字=====


会不会是故意把自己的记录给抹去了?难道其中暗藏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55。================文字=====


谁没事干这种事情啊,真当自己是不列颠尼亚皇族一天不搞事 就难受。

56。================文字=====


噗哈哈哈哈哈你是在说蛋卷吗

57。================文字=====


阿什福德学院的副会长真的是叫鲁鲁修吗?不会是记错名字了吧。

58。================文字=====


是真的 !我和他是同一届的学生。枢木朱雀刚到的时候就是鲁鲁修副会长把他邀请进了学生会。

59。================文字=====


真的假的, 那为什么会没有他的记录。甚至阿什福德学院中强大的论坛下也没能找到他的有关信息。

60。================文字=====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说明是他把他自己的信息给抹除掉了。或者是权利地位很高的人把他的信息给抹除了。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能告人的惊天秘密。

61。================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 ,我突然间有种朱利叶斯就是鲁鲁修的预感。

62。================文字=====


不存在的。

63。================文字=====


这难道就是朱利叶斯戴着眼罩的原因吗?[瑟瑟发抖]

64。================文字=====


我觉得不会吧,他应该没有什么理由要隐瞒身份啊。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他干嘛故意那么针对小七。

65。================文字=====


难道是因为一些私人恩怨?

66。================文字=====


我觉得能做到副会长的也应该不是什么长的特别丑的人 。长的特别丑也炒不起来这cp啊。

67。================文字=====


楼上是颜控吗 ?怎么怎么在意这些细节。

68。================文字=====


不过居然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是不是太夸张了。

69。================文字=====


我觉得里面有一场阴谋,毕竟谁没事把自己的资料和照片全部给删了。

70。================文字=====


除非是为了抹除自己的信息,不让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

71。================文字=====


不会鲁鲁修真的是个大丑逼吧 

72。================文字=====


楼上收起你的脑洞,我们副会长可是聚集美貌与智慧于一身的大美人。

73。================文字=====


天呐, 难道真的是被哪个富婆包养了,为了防止鲁鲁修逃跑,把他的信息全部都给销毁了。这也太可怕了吧。

74。================文字=====


我觉得不可能,毕竟除了不列颠尼亚 真找不到哪个贵族比米蕾会长更能搞事。以会长的黑料水平,把你老底扒出来都不是没有可能。怎么会纵容别人在她的眼皮底下撒野。

75。================文字=====


没错没错 。会长和不列颠尼亚皇族的关系走的比较近,正常也没人敢在她的手下动人。

76。================文字=====


我觉得有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鲁鲁修本身就是皇族,因为什么原因而必须抹 除他的信息,所以阿修福德学院没有做出什么表示。信息也全都被压下去了,不然谁有这么大的势力和信息网去做这件事情。

77。================文字=====


这也不太可能吧,鲁鲁修居然是皇子的话。为什么要抹除他的信息,而且也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人呢。

87。================文字=====


等一下 等一下,不列颠尼亚被送往日本当人质的第11皇子就是叫鲁鲁修。


【杰佣】战损品

前篇地址(非连续)
恶魔与敲钟人
Jack
文章中的军官以纳粹党为原型。本文没有坏人 只有自我主义者和权力者。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求评论求小红心求小蓝手【鞠躬】

“战争中消耗的一切战损皆被视为理所当然。”

(1)

战争的硝烟还弥漫在灰色的天空中,距离这场战争的打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
萨贝达抬起头,厚实的云层 没能让阳光渗透到大地上,一场持续了一周多的小型战役 才刚刚结束。火药的味道还有些呛鼻,萨贝达瘫在了边境一角的黄土上。
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没事了。他尚且还带着 一丝庆幸,但更多的则是自己活着的侥幸。
奈布·萨贝达是一个少年兵,自他 记事以来一直都是,没有任何理由 毫无征兆的被一群人带走了。那是一片黑压压的人群,中间指挥的男人剥夺了他过去的一切,又给予了他全新的一切。即使这些他根本不想接受,但如果这 便是命运的话,一个小小的少年兵奈布·萨贝达又能奈它如何呢?
那是旧的噩梦的结束,却不是噩梦的结束。军官取走了 所需品,丢弃了残损的垃圾。那是一双幼小的手,已经变得模糊不清,分不清血肉,从骨缝间溢出的血 弄脏了军官的裤脚。是那样的 不堪,哭喊着,哀嚎着,任由自己拖着一双几乎无法动弹的双腿在苦苦挣扎。在绝望的眼神中被那个军官一枪结束了一生。奈布离开时回头望了一眼,她的眼睛还瞪得老大,在熊熊的火焰燃烧中,那个绝望的眼睛在奈布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那是一个怎样的男人?
那个军官的神色映入奈布的眼中,他的行为打扮像极了一个绅士,却又偏偏是与“绅士”一词搭不上边,可以说是格格不入。是看不到的恐惧,让八岁的奈布·萨贝达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至提起便毛骨悚然。
“你知道战争中最不缺的是什么吗?”他将火焰作为自己演讲的背景,他摩挲着他的玫瑰手杖。“是战损品。”
那些军官到底在那个时候说了什么,奈布·萨贝达已经记不清了,只是记住了 那个军官的那句话。如同将那沾满了胆汁的苦液浸泡了深深的恐惧 从喉咙滑入腹中。
周围的声音很吵,混杂了 各种各样的情绪,可悲又可恶,如同被销毁的 战损品那般。萨贝打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氛围的谈话中知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The man with a high hat and a rose cane is called Jack.」[1]

奈何他本该已经死去,如同那本该被销毁的战损品那般。命运弄人,却给愚者留下一丝一缕苟延残喘的机会。
奈布的思绪飘回来,他不该拿这样的回忆来犒劳死里逃生的自己。他是做了逃兵 没错,但他知道如果追下去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是待他的将会是何等结果。他心知肚明。
就是对着这样死气沉沉的天,奈布·萨贝达还是轻轻的笑了,他大抵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毕竟周围会不会暗藏杀机,谁也不能保证。虽带着点苦涩,但他却感受到了充实感。就算是这样的 他也并非一无所有,他还有妹妹艾玛和孤儿院孩子们。
至少他现在还在呼吸,这便可以算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了。
奈布的脚还有些颤抖,手中的子弹已经全部用完了,手枪上还留着子弹摩擦过的余温,他的手臂还有些发麻,但他始终没敢放下手中的枪。
他是少数会从中回来的少年兵,进入胜似垃圾场的所谓的少年兵的集中营,遍地是一片狼藉。血腥味很浓,这里没有医生,能靠的就只有自己,随处可见坐着或躺在地上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少年兵。这次回来,存活的人数比起上次又少了 不少。不过这对于奈布·萨贝达来说无关紧要,反正很快又有新的少年兵填充进来。
奈布很快的 找到了他们的小基地,他深吸一口气,摆出一个笑容,然后轻轻推开了房门。
“奈布哥哥!”
在光溢入黑色的房间时,两个团子向奈布扑去,奈布踉跄了两步,然后温柔的摸了摸两人的头,“我不在的时候有好好听话吗?”
“有!”
萨贝达看见艾玛轻笑一声,然后向他们走来。“他们在你不在的时候可是一直嚷嚷着要你给他们带东西回来吃呢。”
两个团子就一左一右环住奈布的手臂,用甜腻的声音诉说着他们内心的想法:“奈布哥哥好不容易才回来,只是想让他带一点吃的东西回来 而已,有什么关系嘛。”
“这是不行的。我们的伙食都是上层的军官分配的。”艾玛叹了口气,对着他们解释道。
“可是那些东西根本就不够我们吃的呀。”其中一个孩子委屈的说道。“艾玛姐姐不也是这样吗?”
“我去偷。”
萨贝达在孩子们的喜悦中和他的妹妹艾玛惊讶的目光中转身离去,让黑暗再一次降临他们的小地盘。他或许真的不是一个理智的人,他闭上眼。在转身的前一秒,他看到了艾玛脸上的神情。那是即将被深渊吞噬的恐惧。
然后他关上了门。

「Everything will be ok.」[2]

奈布对自己这么说,这是他每次去做一件他没有把握的事情前,先给自己吃下的一颗定心丸。他知道这次次都行得通。然后他迈开了腿,在看不到尽头的长廊上奔跑着。他的动作必须要快,要在一切被发现之前结束。他的脑海中应该是有这个地方的地图的。
奈布·萨贝达进入了繁华地带,他逐渐放慢了脚步。他努力让自己的呼吸变得平和,他的内心在告诉着自己,自己无论如何都不能被发现,他就快成功了。这是为了艾玛和孩子们。更是因为他知道,这里住着一个怪物。
萨贝达听到了脚步声,他把身体贴着白净的墙壁,摸着墙移到了一个有门板的房间,这个房间萨贝达推断应该是用来储藏某样东西的,相对来说 比较安全。更何况他除此之外已经没有可以匿藏的地方了。他悄悄地拧开了门 把手 ,然后转身躲进了房间。萨贝达把耳朵贴在墙上 ,两个军官的谈论或许会成为一个对他而言 有利的情报。
“听说白教堂那边的森林那边有一块雷区。”其中一个军官在走廊里捏着声音高声说道。
“哈哈,也不知道是哪些倒霉的家伙去,啧啧,想想就很激动。”另一个军官高谈阔论道那些事情或许与他们无关, 也确实无关。
算了。奈布·萨贝达握紧了拳头,而后又松开。这些事情与他无关, 他长舒了一口气,直到门外的脚步声消失了 好一会儿才打开了门。
萨贝达很快便找到了存放少年兵粮食的地方,他感到了一丝庆幸,但他很快又警惕起来。他看了眼门牌,走进了房间,然后掩上了门。
奈布·萨贝达的夜视能力很好,因为他长期存在于黑暗之中,做一些明目张胆而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可以在黑暗的地方看清周围的事物,但他只能在这个漆黑的房间中看见漆黑的阴影,这里什么都没有。
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这是一种少年兵的直觉,他的身体因不安而颤抖。他确实在来这里的时候从那些军官的手上看到过这个地方的地图,他也确信自己没有记错地方,以防万一 他还特地在进来之前看了一眼门牌。
可能就是一个幌子,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存放 少年兵粮食的地方,所谓的科学化管理根本就是如同滑稽的笑话。那么一切都可以解释的通了,为什么军官和少年兵的待遇会差那么多,为什么这里如此奢华浪费而少年兵的集中营却类似垃圾堆,刚才那两位军官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那司空见惯,找不出任何瑕疵的饭后闲谈。
奈布·萨贝达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而他在意识到这个事实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想起了艾玛先前的表情,她可能一直都知道这个可怕的事实 ,恐惧知道真相的自己被发现将会面临怎样的后果,他又想起了八年前那个被销毁的战损品。
“找到了。”
光线再次溢入无光的房间,萨贝达被一个军官按倒在地,他狂跳不已的心脏像是突然骤停一样,全身的血液都被凝固住,在他被带出那个漆黑的房间后融化开始倒流。
奈布·萨贝达的预感一向很准,他只希望这次不要真的落实了他的猜想。他感到了恐惧与不安,开始祈祷。 但愿神不要对他如此惨忍。
军官整齐的脚步声和他因踉跄而变得稀碎的脚步声混杂在一起。

「His heart was heating widely with fear.」[3]

当刺骨的夜风灌进萨贝达弱小的躯体中,他才意识到自己真该清醒了。萨贝达认得这个背对着他站在他面前的男人,他戴着一个高高的帽子,拿着一个玫瑰手杖。
那是一种由内而发的恐惧,冷到骨髓 冰凉。萨贝达认出了颤抖着站在杰克身旁的艾玛和孩子们。他记得这个眼神,在八年前被带到少年兵集中营前看到过一次。那个被销毁的少年兵和艾玛差不多大。
萨贝达觉得周围的声音很吵,有一个可怕的环境将他包围,就像一个溺水者在水下被人扼住了喉咙。他知道艾玛张嘴是想要叫他,但是却不敢发出声音。孩子们也一定很害怕,他现在没空考虑这些,他有一个可怕的猜测。在这附近有一座白教堂,杰克之所以把他们带到这里的理由——“听说白教堂附近的森林有一片雷区。”
杰克哼 起了诡异的小调,光亮的皮鞋有节奏的落在草地上,他猩红的眼盯着那个手无缚鸡的少年兵,充分彰显出主人对小小的少年兵的不屑。
“你知道战争中最不缺的是什么吗?”杰克摩挲着他的玫瑰手杖,他自问自答道。
“是战损品。”
萨贝达猛地抬起头,艾玛 和孩子们被推入了雷区的范围,黑漆漆的枪口指向了雷区的深处,映着艾玛和孩子们瞳孔中的恐惧。
“回头的话我就开枪。”
萨贝达使尽了全力朝杰克跑去,他险些因重心不稳而栽在了地上。他语无伦次,跑到杰克面前。萨贝达知道自己现在异常 可笑。或许只是在汲取着什么东西来减少自己的负罪感。萨贝达的内心深处仍在告诉自己,杰克不会放过他们,一个都不会。
“求求你,放过他们吧。那可是人命啊!偷东西的人是我,和他们没有关系!”杰克抬起脚,把奈布·萨贝达踢到了一旁,甚至连一个不屑的眼神也不会施舍给这个可怜的少年兵。奈布·萨贝达的听力其实并不是特别的好。人在绝望的时候五感会变得十分灵敏。他能清楚地听见那些孩子们的哽咽声。
有人踩到了地雷。连锁反应引发了周围掩埋的地雷。爆炸声震得奈布·萨贝达的耳朵很疼,爆炸的火光中奈布甚至没能看到他们最后绝望的表情。
那并不是无关紧要。
他丧失了心智,他扑向杰克咬住了他的小腿,他用尽了全身的力。当鲜血溢出时,他甚至没感到一点复仇的快感。他很快便被踹飞到远处的草坪上。
奈布·萨贝达红着眼对怪物说。

“I will kill you.”[4]

[1]译文:那个带着高帽拿着玫瑰手杖的男人名叫杰克。
[2]译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3]译文:他的心脏因害怕而狂跳不已。
[4]译文:我将会杀了你。
其实我觉得你们根本就不需要翻译。

感谢喜欢[笔芯]

欢迎日lof,欢迎狂点小心心小蓝手,那决不是打扰,相反我会很开心 。
这里是朱修纯血党,沉迷七骑×军师,骑士帝无法自拔。偶尔也产杰佣/安雷
吸雷安/安雷/杰佣/朱修/双黑
最近突然吸双佣,MD真香。
=沙雕智熄博主。

我家真·小先生·狼崽 @氢氧化钠
·典型的夸人没有新意,但是就是喜欢夸人的小辣鸡。
生日4.19
要送我礼物的小伙伴先提前说一声,地址私发。【每次基本的不一样就是了。】

「让全世界知道我吹爆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文章整理

【杰佣】

Jack

恶魔与敲钟人

战损品(1)

【朱修】

像那向日葵的你

dessert

叛逆的枢木朱雀

论不更新的后果

Witch

以下为合集
[白黑论坛体]
白黑奥义系列

[全程为爽而爽的超短篇]
EU日常

[这大概是一些丧心病狂的故事]
white and black life

[被MAD和MMD虐到了]
致鲁鲁修的话

昔亦

【安雷】单向暗恋

·不知道会不会再扩写反正我写得很爽就是了。
·雷狮单向暗恋安迷修。

在一个美丽而安静地夜晚,单身了18年的钢铁直男安迷修向一位美丽的小姐表白了:“不知道为什么我眼中的你是如此的美丽。”
“当然是因为你傻啊。”如此戏谑的声音从安迷修的身后传来。这个场景太过于熟悉以至于安迷修不用转头就可以猜出对方的身份。
那位小姐姐慌乱而跑,雷狮在这个地方的臭名昭著无人不晓,除了安迷修本人,所以人都知道和安迷修扯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论男女。
“不愧是安迷修,今天也是一样被女人嫌弃。”雷狮似乎对自己的杰作十分满意,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他放肆地嘲笑着安迷修,欣赏着对方狼狈又愤怒的样子。
“你!”安迷修不知道自己和雷狮结了什么仇他要这么针对自己。反正自己单身了怎么久几乎每次都是拜他所赐早已给雷狮贴上了恶党的标签。他们彼此看对方不顺眼,却又一次次产生交集。安迷修这么想道。
这是安迷修第99次与雷狮打起来。
这是雷狮第99次妨碍了安迷修的告白。
这是为什么呢?
安迷修和雷狮都不知道,只是默契驱使。
这是雷狮的秘密,这是雷狮第99次向安迷修表白。只是对方不知道而已。
第100次安迷修会知道自己的小心思吗?雷狮在这样美丽的第99个夜里暗暗地想道。